亦江

来品一品...
这白花花的 一手就能掐住的脚踝

【all谦】欧桃。10

#即将大型修罗场注意

不知不觉这篇文已经写了1年了...我(*^#%$#$(*(P%$$负罪感max

 

 

 

 

 

 

 

 

 

 

————————————————————————————————————

10.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大眼瞪小眼。白舟不自然地推推眼镜,“你…你还好吧……”

陶西的脑袋里各种细胞都在打架,好一会儿才回答:“还行。”心里却在腹诽:你怎么不试试……

他想起刚刚自己在浴室的场景,拿着花洒对自己的屁屁就是一顿胡冲,手随便扒拉几下总算是缓冲了点后面粘稠的感觉,却还是在隐隐作痛;听到外面一些细微的声音本来没有怎么的脸倒是红了个透。磨磨蹭蹭地洗完出来才发现人家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这会儿白舟可不知道人家在想什么,他只是认真地在端详他:眉间紧紧地皱成倒八字,一团迷茫趴在其中;平时总是有神的眼睛像是凝固了般失了光芒;嘴边撑起小小的弧度佯装笑容,脸色也有些许苍白,看了直让人心疼。

白舟不太了解Omega事后的状态,但他也懊悔于昨天自己的失控,咬着下唇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目光也胡乱地乱飘。

外面适时地响起门铃声和敲门声。白舟心里猛噗通了下,愣是被吓了一跳,又马上反应回来猜想应该是班小松他们。想到他们来了,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叹气。

几乎是听到了铃声的瞬间陶西窜了起来,“我我去开门...”他尽量控制好表情,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开了门。看清来人后陶西小小地吃惊:“怎么是你们?”

班小松扬着阳光的微笑:“hello早上好啊陶老师!我们是来看你哒~!”

也不知道他仨怎么过来的,先不说自家的地址他们怎么知道的,看看后面那两位明显就是不爽好吗?不过他俩一看到陶西都神同步般对着他笑罢了。

“早上好陶老师。”尹柯乖乖地问候,“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陶西愣了一下,打马虎道:“哈哈哈哈当然了……”

“哇小白老师你也在!”班小松第一个冲进去,自是毫无遮拦就脱口而出道。

陶西关门的手、邬童和尹柯走近屋子的脚、白舟靠在茶几的膝盖均冻住般一顿,空气变得一度的冷寂。

班小松歪头,“你们怎么了?”

陶西对这孩子口无遮拦的毛病不是第一次感到无语,但是他这次居然还觉得班小松挺可爱的,可能是看到他自己就放松了吧。“没,没……”

“Hi……早上好啊。”白舟现在恨不得一头扎进地缝等人都不见了才出来,现在也太尴尬了吧!

邬童忽然开口:“陶老师,白老师,你们吃了吗?我们带了早餐过来。”

陶西和白舟这才想起俩人这都没吃呢。陶西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肚子传来咕咕的微小声音,不大不小,全屋人都听见了。

卧槽。陶西现在也恨不得一头扎进墙头缝里。

  

 

于是现在轮到这么个场面——白舟和陶西在吃自己学生带来的‘慰问早餐’,旁边和他俩围坐在一起的是沉默不语的邬童、面带微笑的尹柯和一直在叭叭的班小松。

气氛还诡异的莫名和谐。陶西扒一口汉堡,想着。

旁边的邬童盯着他看——腮帮鼓鼓的一动一动,顺着目光下去喉结在上下运作…还挺好看的。

尹柯这会儿却没笑,像是在沉思什么。

班小松倒是很大方地,像是当成自己家似儿的,什么都说说,这里怎么样那里怎么样,吵得陶西一个头两个大,却还是愿意有一下没一下地搭理几句。

“陶老师身上好好闻啊!”他随口说了下,像是想到什么又凑过去白舟那儿闻了一下,“咦?陶老师身上有小白老师的味道哎!”他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那样开心得像个200斤的孩子。

空气再次冷寂。然鹅并不清楚自己又双叒叕讲错话的班小松依然在叭叭:“也不是,陶老师身上只有一点点小白老师的味道而已,但是陶老师身上的味道闻了好舒服哦,之前……”

“班小松你吃这个吧。”白舟猛地给班小松塞了块鸡肉,急得连姓都说了出来。

 邬童和尹柯都不傻,细细思考了下再结合以前的种种事情再加上班小松这傻愣愣的话都猜了个大概。不过他俩脸色变得一度的难看,陶西还以为他俩不舒服,忍不住嘴损了一下。邬童也不客气地反击,在心里更是白眼都快要翻上天了。

“啊——吃饱了。”陶西一伸懒腰,措不及防被拍到的班小松一下就被推下躺在沙发上,还没抗议呢就被始作俑者笑了半天。陶西也接着躺下,瘫在沙发上舒服地呻吟出声。末了觉得哪里不对,马上闭了嘴。

感情他身边4个Alpha啊!!!!

好吧,他已经感受到他们的目光了。

空气凝固了会儿...

陶西腾的一下坐起来,“卧槽果果呢??!”

其他人被他这么一下吓着了,又被他这么一说都想起来了,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白舟也不例外地在旁边担心了会儿,过了一会儿脑子像重启成功一般想起:“我让隔壁阿姨去照顾果果了。”

最后还好像很贴心般补一句:“不用担心。”

其他人一脸鄙视地看他。

 

不用说,陶西出去接果果了,留下四人在屋里面面厮觑。

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的尹柯突然开口:“白老师您...您和陶老师......”他脸色隐晦不明地问道。

白舟愣了一下,洋装淡定道:“怎么了?”

“你和陶西做了?他是Omega吧?”邬童可不管什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白舟面对两人审问般的提问一阵无语,只是拿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

班小松:?????

“什么??!陶老师是Omega吗!?”班小松惊呼了一声,“嘘——你小声点!”邬童一把摁住班小松,警告道:“冷静点!”

班小松狠狠地点头,眼里满满的不信。“陶老师不是Alpha吗?”

邬童翻了个白眼,“假的。”

尹柯也轻声附和。

“……”白舟不知道要回复什么。看他俩的反应,应该是猜到了。

他要怎么说?说他已经和他做了?他们只是些学生啊!这种话题...而且他也不太愿意和其他Alpha分享他刚标记的Omega...他作为一个Alpha,独占欲还是很强的。

“臭陶西!臭陶子!哼!我生气了!”就在他们对峙中,外面传来小女孩清脆的声音,还有一个一直在道歉的声音。

喔,是果果接回来了。

 

 

 

 

——TBC——

dbq我现在才更新!!

啊我好懒啊,写得也不怎么样 只是为了自己爽罢辽

这个!!!!!
哇哦~~~!偷拍~~~
挺可爱的XDDDD
还有!!!别做盯裆猫!!!!hhhhhhh

有hin多bug,但是

我喜欢这种骚骚的鬼灯(*´﹃`*)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n
之前就觉得韩东君和老薛给里给气的,今天直接发糖了23333
悄咪咪一句

  

   


  








    

我吃3p...韩东君×老薛×陈学冬233333
奥利奥体位了解一下😂
别打我!!!

老薛好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的符看了一眼老薛也跟着做了这个动作2333

这两人太可爱了吧!!!!!!

我是隔壁谦友

看《无限歌谣祭》才知道的符龙飞,之前听过但没怎么注意过……
现在被他圈粉啦!
觉得他好暖,好帅,好可爱吧,然后就被圈粉了_(:з」∠)_

【all谦】欧陶。9

我就知道会翻车
看评论啦_(:з」∠)_

今天出去一家书店看到少时的书,就拍了几张照
照的是一些甜蜜时刻(滑稽)

【柳伦】继那战·续

起名废(;´ρ`)只好当之前那篇的续集了ʅ(‾◡◝)ʃ

梗来自 @翻起柔軟白肚皮 

写得好渣的...憋嫌弃qxq

就是想写广东话(因为我是广东的23333),别嫌我啰嗦…Orz

 

 

 

 

 

 

 

 

 

 

 

 

 

 

 

 

 

———————————————————————————————————

说起来,真不愧是同窗还同床(雾)的两人,某些方面很有默契呢。

我们的柳公子近日也被些事困扰住了,就如伦同学所想,但内容又有不同,柳先开是被伦文叙所扰。

 

柳公子撑着下巴,平日神明爽俊的剑眉星目流露出些许的呆滞,像是细细地回想着一些事情。

 

被这些琐事给左右绝对不是他的风格。作为从小就是含着金勺子长大的柳大公子,柳先开,他一直都是聪慧而果断的,但是!确实,那一天紧张而刺激的战斗让他微微乱了手脚。

 

要知道,混乱的纠纷中无意间接住了掉下来的伦同学,还是以公主抱的形式——就这么小小的动作,却引起了柳公子的注意。

 

为什么……柳先开眼神放空,为什么自己不排斥和伦文叙的接触呢?不熟或亲近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很反感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但是!他确实不反感和伦文叙的接触,相反,他时时会闻到伦文叙身上淡淡的味道,心里会滋生出一种满足而愉悦的感觉。

 

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他居然还在乱战中胡思乱想,觉得伦文叙软软的,很好抱。想到这,他俊俏的脸颊上不自然地抹上一点红。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让柳公子困扰的始作俑者就在他的不远方,和他不同的是,伦同学在一堆学生中间正和别人有说有笑,好一副春风盎然的样子。

 

哈,柳公子更加不爽了。凭什么自己那么受困扰,反而他悠游自在?

 

不过细心的柳公子盯了一阵,他注意到伦同学在一堆人中并不突出,相反有些被埋没的感觉。柳公子灵光一闪,他知道了!

 

其实会有那样的感觉完全是因为伦同学长得矮吧?而且瘦瘦小小的,软软的样子,才会让他产生那样的想法。

 

对!一定是的!

 

想罢,柳公子嘴角勾起,起身走向那小小的伦同学,一把揽住他的肩,“你地系度讲紧乜嘢啊,笑贡大声。”

(你们在说什么啊,笑那么大声)

 

那团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柳大公子搭在伦文叙肩上自然的手。

 

伦文叙身体一僵,也笑着反手揽过去,呃,有点勉强。“讲紧……”

(在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虽然是这么想了,但是柳公子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他想了想,还是和别人试试看好了。

 

当午,柳公子饭都不吃,特地找了几个小厮来当‘小白鼠’。

 

他一脸正色,对着几个小厮,道:“你地随便一个过来一下?”

 

小厮们有些许的紧张,踌躇了一会儿,最后小厮B自告奋勇地上前,却在距离柳公子一步之遥的时候被他呵止道:“得了!”

 

“?”几个小厮面面厮觑,正尴尬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只听见柳公子叹了口气,眉头微皱。

 

他从袖下掏了点碎银子,“比你地嘅。走吧。”

(给/赏你们的)

 

看小厮们跑得没影了,他才脸色沉重,一步一步地漫不经心地走了。

 

不对,绝对不对。那种感觉……为什么只有对伦文叙才会有呢?

 

柳先开眉头紧蹙,俊逸的脸上不寻常地挂上晦涩难懂的神情。

 

果然,这样的情况,还是直接找本人去做好了。柳公子想着,居然有些愉悦起来,自顾自地邪魅一笑。

 

(正吧唧吧唧地吃东西的某人抖了一下)

 

 

 

钟铃敲响,学堂上的学子们都松了口气,在老师的一声令下后都冲了出去,“放学咯——”

 

伦文叙笑笑,整好自己的东西正准备走的时候,柳先开叫住了他:“伦同学,米贡急住先,我想…同你讲D事。”

(伦同学,别急着先,我想和你说些事)

 

“乜事?”伦文叙水灵灵的双眼转转,“呐,鱼果你系特登拖我时间嘅话,米怪我唔客气啊!”

(什么事?)(呐,如果你是故意拖我时间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啊!)

 

柳先开噗嗤一笑,“系啊,点?”

(是啊,怎么样)

 

柳公子玉树临风的面上像是装点了斑斑星点,眼睛弯弯闪着光,好看的梨涡也冒出,嘴边小巧的酒窝点缀着,更显风度翩翩。

 

伦文叙没理他,本着‘今天放学是好日子不和一般人计较’的心思,想把东西背上的时候,被柳先开一把扯住,脸结实地挨上了柳先开的胸膛上。

 

不愧是有钱人家,这衣服的布料就是好啊!伦文叙感觉不到脸上摩擦布料的粗糙痛感,却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心跳。他的脸简直要烧起来了,所以他也分不清是谁的心跳。

 

哇好烦啊!跳什么跳!伦文叙挣扎出柳先开的怀抱,脸上带着淡淡的粉红,“你傻佐啊!”

(你傻啦)

 

柳先开耳边响着剧烈的心跳声,就是这个感觉!他不讨厌,相反,还有些兴奋……他也闻到了,那淡淡的味道,还是那么地让他舒服。他强装淡定,“系啊,点,洗唔洗成只女仔贡啊,唔就系抔佐一下麽?贡怕丑?”

(是啊,怎么样,用得着像个女孩子一样吗,不就是抱了一下嘛,这么害羞?)

 

“你!”伦文叙反怒为笑,“边个话我怕嘅?我伦文叙就某怕嘅嘢!区区抔一下姐,我会惊?”

(谁说我会怕的?我伦文叙就没有怕的东西!只是抱一下而已,我会怕?)

 

他一个跨步向前,想像柳先开先前抱他那样,奈何不够高,只好换成普通的抱抱。

 

哼!我才不怕你!伦文叙自信一笑,心里却糊成一片,热乎乎地,热流往身上到处窜。

 

柳先开在抱住后笑了,把伦文叙抱得更深。

 

好在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不然被看到了还得了。伦文叙想着,愣了几秒。

 

殊不知,他的女神就在这几秒时间目睹了他俩抱在一起的画面。

 

程倩:目瞪口呆.jpg

 

他们……抱在一起啦?平时不是针锋相对的吗??虽然关系是挺不错的……但是也没有到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地搂搂抱抱吧???!

 

所以他们俩个……是不是……在一起了?因为要回家会分开所以难过地卿卿我我什么的…

 

伦文叙不是挺喜欢我的吗?原来……有断袖之好啊……

 

柳先开就……帅是很帅没错,原来也是断袖的!

 

不得了不得了,溜了溜了……程倩红着脸飞一般地跑了,黄色的衣摆在风中摇曳。

 

柳先开是习武之人,不可能没有发现有人在偷窥着他们,但是莫名其妙地,他想着:就这样吧。时间定在这一秒多好。

 

伦文叙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几秒后像触电般缩回身子,也飞一般跑了出去。

 

还说不怕……柳先开笑意更甚。

 

 

 

 

 

晚上,风声飒飒,窗外是静谧又柔和得紧的幽暗。

 

房间里灯火照着柳公子柔和的眸子,在漆黑中更显明亮。他盯着朦胧的窗纱,眼神越过窗户,眺望着远方。

 

窗外有一轮明月,不过只有一半,闪着柔柔的光,但是盯久了会有点晕眩。

 

很唐突地,他想起来了,就前几个晚上,他……好像亲了一口他?嗯……软软的,滑滑的,好像吧。柳先开有点想不起来,那晚确实很困,实在不想被打扰,意念+冲动让他干了这样的事。

 

其实…他是愿意的吧?柳公子胡思乱想了起来,翻来覆去地,到了三更还没入睡。

 

习武之人啊,他的作息可不能被扰乱。但是他真的控制不了,他的睡欲一碰到伦同学就散开了,好难才找回来。

 

呃……其实,这样也不错啊……亲亲他什么的,抱抱他什么的, 很好啊?!

 

不对不对!!柳公子的脸烧了起来,怎么能……也不对!他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为什么不讨厌和他接触?为什么盼望能见到他?为什么喜欢和他斗嘴?为什么……

 

为什么?

 

他觉得又有点不对了。

 

会不会是……自己喜欢他吧?

 

喜欢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甚至更……喜欢他才不讨厌和他接触,喜欢他才盼望见到他,喜欢他才想和他多斗嘴……

 

是喜欢,才……

 

柳公子一旦确认了,就难改了。

 

他决定,不能再像个缩头乌龟一样,既然知道了,那就坦白啊!

 

他要追他的伦同学。

 

想罢,柳公子满意地闭上眼。

 

 

 

“伦同学,我有个拖想同你拍☆。”

 

“哈?!?”

 

 

 

——END——

☆:拍拖,谈恋爱的意思。文里的那句就差不多‘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酱紫的

烂尾王就是我233333【拍飞

深夜放毒…嘿嘿嘿